◈ 第9章

第9章(2)

次是藥物的作用,不是在清醒的情況下發生的。

她快速給江澈回了個信息。

喬鳶:好的,我剛下班看到信息,我自己坐地鐵回去,順便在小區附近買晚飯,你不用擔心我,好好工作,你也要記得吃飯休息。

另一頭,剛回到辦公室的江澈,聽到手機提示音,趕緊查看。

喬鳶沒有因為他放鴿子生氣,還叮囑他記得吃飯休息。

心裏甜滋滋的,嘴角忍不住上揚。

跟在身後的周旭看到江澈還有心情笑,很納悶地湊到大個子劉虎身邊小聲說,「梁哥說得對,江隊真的很反常,他以前老是伴着臉的,現在經常一個人偷笑」。

劉虎的身材跟江澈差不多,都是力MAN肌肉塊型的,但心思卻沒有江澈細膩,壓根不會去注意別人的言行舉止。

他白了周旭一眼,「你真無聊」。

醫院那邊,喬鳶告訴楊蕾,江澈臨時有任務要加班,她得自己坐地鐵回去,想跟楊蕾一塊搭個伴走,楊蕾問了江澈的住址後,提議一起到附近吃晚飯。

兩人換好衣服,準備去坐地鐵,剛走出值班室的門,就遇到了急匆匆跑回來的薛婉。

薛婉見到喬鳶,故意問:「喬鳶,你老公不是說來接你嗎?怎麼沒看到人?」

「他要加班,沒時間來了」喬鳶淡淡地回道。

「我就說嘛」薛婉抬高了嗓門,「警察就是這樣子的,比我們醫護人員還要忙,而且,他們的工作還會有性命危險哦,有很多為工作殉情的」。

楊蕾怕喬鳶多想,趕緊打斷薛婉,「薛婉,喬鳶今天領證,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話?非得挑那不中聽的話說嗎?又不是所有的警察都會那樣,你也真是夠了」。

薛婉被噎,「我也是為了喬鳶好啊,喬鳶,你知道的,我們一起從學校來到這裡,我是真心為你好才會說這些話的,不像有些人,光挑好聽的說」。

楊蕾急眼,「薛婉,你在罵我?」

喬鳶拉住楊蕾,「我們走吧,別在這裡大聲說話,要是叫監察科的看到,要找我們麻煩了。薛婉,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的事情我自己心裏有數,我又不是傻子」。

「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有時間碎嘴,還不如回去多練習一下靜脈注射,今天又有患者向芸姐投訴你了,說手被你打腫了」。

薛婉的臉拉下來,不爽地嘟囔,「是那個小孩子的母親投訴的吧?明明是她家孩子血管太細,看都看不清楚,我也就多扎了兩次而已」。

楊蕾嗤之以鼻,「那為什麼喬鳶扎一次就可以了?」

薛婉咬住下唇,不說話了。

喬鳶把楊蕾拉走,走出醫院急診大樓,楊蕾就吐槽說:

「要不是看在她跟我們是同學的面上,真的是不想搭理她,話又多事也多,總愛說別人,卻不看自己什麼樣」。

喬鳶安慰楊蕾,「別跟她一般見識,你跟她說的越多,她越跟你較真,還不如敬而遠之,大家保持好距離,也就沒那麼多事了」。

楊蕾默了默,忽想起什麼。

「對了,鳶鳶,我懷疑薛婉跟商耀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去酒吧那天,你突然走了,商耀很鬱悶,薛婉陪他喝了很多酒,最後兩人一起打車離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