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七零:小作精開始抱大腿啦! 第3章_安瑞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林苒的笑容僵了一秒,然後紅着臉逃也似的離開了國營飯店。

時宴禮看着她逃走的背影,心情極好的的朝女招待員招招手:「給我來碗肉絲麵。」

……

林苒苦哈哈的捂着餓癟的肚子往家走。

此刻,她根本顧不得想剛才自己吃別人瓜不成,反而成了別人的八卦對象的事。

相親失敗,意味着她距離下鄉更進一步。

林苒是在兩周前穿過來的,剛來的時候,恨不得立馬出門找個車創死,然後回去。

但她實在是怕疼啊。

試了好多辦法就是不忍心下手。

最後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摸尋穿越金手指,可惜,一連折騰了好幾天都沒找到。

回又回不去,金手指也沒有,林苒認命了,這才徹底安分下來,開始了解這具身體的生活。

原主也叫林苒,是家裡最受寵的老幺,上頭還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

她爹林孝全是機械廠的臨時焊工,老實本分的漢子,技術得不到提點,這輩子也就這樣了,一個月有36塊錢。

她娘趙紅梅是紡織廠的正式工,近幾年紡織廠效益好,因此她一個月能有32塊錢。

再加上紡織廠福利待遇好,所以實際拿到的比林孝全多。

這也就導致了家裡大小事兒由趙紅梅做主。

大姐林蔓兩年前自己考進了縣人民醫院做了護士,二哥林峰去年也被趙紅梅塞錢弄進了機械廠。

三姐林芷一直是個小透明,高中畢業後正好趕上他娘為二哥張羅工作,顧不上她,因此成了待業遊民。

整日縮在屋子裡幫一家人洗衣做飯,也不敢出門,怕跑出去被街道辦的拉去下鄉。

至於林苒,現在是縣中學高二的學生,再有兩個月就畢業了。

原本,作為趙紅梅最疼愛的小女兒,林苒是被安排一畢業就去紡織廠接趙紅梅的班的。這幾乎是全家都默認。

但問題就出在了三姐林芷身上。

兩周前,向來任勞任怨的小透明林芷突然爆發了。

不知和趙紅梅說了些什麼,反正最後接班的人從林苒變成了林芷。

不論原林苒怎麼鬧,趙紅梅就是鐵了心。

這對原林苒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在她心裏覺得最疼愛她的娘背叛了她,於是氣急攻心就去了,換了倒霉的林苒過來接她的爛攤子。

現在擺在林苒面前的有三條路:嫁人,找工作或者下鄉。

下鄉是不可能的,不論是原林苒,還是現林苒都是嬌養着長大的,吃不了苦。

雖然林苒內心十分尊重能吃苦的人,但她不行,成不了自己最尊敬的人。

可這年代的工作崗位都是父退子繼,靠血脈傳承的,哪能說找就能找到。

想着那些穿越到年代文的前輩們有靠相親擺脫困境的,林苒腦袋一抽,就答應了趙紅梅,與她車間組長的兒子相看相看。

事實證明真理得自己試過才能確定真不真。

這不,林苒上輩子加這輩子第一次相親就遇到了特大極品,她已經被翟天明雷的再也無法友好的對待相親了。

林苒蔫兒吧的回到大院,剛進門就被樓下的孫大娘拉着問相看的咋樣。

她胡亂的擺擺手,然後幽靈一般的飄進了自家門。

將身後各種探視的目光擋在門後。

此刻林苒又累又餓,家裡沒人也沒飯。

她衝進自己的房間,將抽屜里的半塊桃酥翻出來塞進嘴裏胡亂咽下,隨後往床上一躺,再也不想動彈了。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胃裡餓的火燒火燎的疼,腦袋也暈暈乎乎,在床上坐了會兒,突然就委屈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賊老天的,為什麼偏偏是她,吝嗇的連個金手指都不給。

不活了,餓死拉倒吧。

還有林老頭也不知道後悔找小三兒不,他的寶貝閨女被他的小情人搞死了,他碩大的家產沒人繼承了。

「嗚嗚嗚……」

林苒哭得心肝肺劇疼,胃部感覺要穿孔了。

突然想到胃要是穿孔了腸子會不會掉出來,那也太可怕了。

林苒嚇的打了一個哭嗝兒,硬生生止住了眼淚。

想到自己胃穿孔死後醫生把她胃裡掉出去的腸子一把抓起來塞回去,她就覺得自己不能餓死,她要死的美美噠。

於是跳下床,噠噠噠的跑到趙紅梅的房間里找吃的。

趙紅梅的柜子里全是糧食,林苒不會煮,最後只能摸了兩個雞蛋去煮。

等把兩個半生不熟的雞蛋吞進肚子里,林苒才漸漸冷靜了下來,開始認真思考自己要怎麼在這個困難的時代里活下去。

等到黑暗褪去,光明到來。

今年是七五年,距離重新高考也就兩年了,她只要努力度過這兩年,然後考上大學就可以開始她的美妙人生了。

可這兩年要怎麼辦?

下鄉是絕對不行的,先不說自己吃不了種地的苦,就單說自己長得跟個妖精似得,唇紅齒白。

去了鄉下絕對是兔子掉進狼窩裡——有去無回。

相親這條道能不能走好得看運氣,她霉運當頭,走不了一點。

那就只能努力找工作了。

可是怎麼找呢?

林苒腦袋裡又開始想曾經看過的年代文。

好像有不少書里的前輩都是靠給報社翻譯外文賺到第一筆錢的。

可這年代寫外文有風險啊,自己又非常倒霉。

要是寫了什麼不該寫的,被抓起來,那可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了。

要不試試寫點稿子?

說干就干,林苒立馬翻出家裡的舊報紙,一邊查找上面報社的徵稿信息,一邊了解這年代的寫文風格。

翻過幾篇後,就坐在自己的書桌前開始仿寫。

怎麼說林苒也是上過九年義務教育加四年大學的,這點仿寫水平還是有的,但也只是仿寫,做不了原創啊!

林苒看着自己仿寫的「讚揚勝利大隊,吳永春同志捨己為人」的稿子,忍不住在本子上畫了一個飽含艱辛,但眼裡仍有光的農民大伯形象。

林苒很滿意,她畫出了精髓。

但天黑了,她沒能寫出合適的稿子。

林苒扶額嘆息,藉著天還沒完全黑透,趕緊把小檯燈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