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七零:小作精開始抱大腿啦! 第4章_安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昏暗的燈光照着桌上的畫稿若隱若閃。

突然,林苒靈光一現,她可以給報社寄插畫呀。

就比如這段讚美吳永春捨己救人的稿子,如果加上自己畫的人物肖像,不是更能引起觀看者的共鳴嗎?

她相信報社的人一定不會拒絕這樣的畫稿。

林苒繼續翻看報紙,遇到適合配插圖的文章,她就單獨拿出來放一邊,也順便記下幾家徵稿的報社。

沒多久,林苒聽到外面有人回來了,她猜是她娘和三姐。

說實話,林苒有些不想面對他們,原主好像也和這三個哥哥姐姐不親近。

她來這些天,也就趙紅梅時不時的來她房裡坐坐。

但每次都是一副唯唯諾諾,十分對不起林苒的樣子,讓人看了真的很憋屈。

可她對林家的其他人就不是這樣。

特別是對三姐林芷,真的是一有不順心的就罵罵咧咧,甚至有時候直接上手。

就比如這會兒,趙紅梅從進門開始就一直罵林芷今天工作做的不好,整個人笨手笨腳的。

歇了一會兒去灶台一看沒晚飯,就更是對林芷看不順眼了。

一整個敲敲打打,罵罵咧咧。

林苒這才想起來今日林芷跟着趙紅梅去紡織廠學習機械實操,好為之後工作交接做準備。

所以家裡就林苒一個人,她應該在眾人回來之前把晚飯做好。

這是林苒的疏忽,她想着自己應該出去幫忙。

剛站起身,房間門就被敲響了。

林苒打開門,看到是三姐林芷。

「苒苒,你怎麼沒做晚飯?」

「我今天走的時候不是囑咐你了嗎?」

開口就是滿滿的指責。

林苒一愣,開始回想早上她有和林芷交流過嗎?

好像只有趙紅梅絮絮叨叨的囑咐她相親不要遲到吧。

不等林苒說什麼,林芷就開始抽抽泣泣,

「苒苒,你總這樣怎麼能行呢,娘她在外面累一整天了,回家還得幫你做飯,你怎麼總是這麼不懂事呢!」

好濃厚的綠茶味兒,讓林苒有一種陌生的熟悉感。

有種在面對老頭兒的小情人挑釁 的既視感。

她再次仔細的瞧了瞧林芷。

記憶里的林芷一直都是沉默不語,任由趙紅梅發泄的存在。

她與原主一直以來都是互相誰也不理誰的,怎麼林苒一來,這林芷就乖乖女秒變小綠茶了。

林芷還在抽抽泣泣,看林苒的目光滿是譴責。

林苒有些手癢,但她忍住了,這是親姐,不是上門挑釁的小情人兒。於是只一把將林芷推開,然後看向自從她出來就唯諾不再言語的趙紅梅。

「娘,我幫你一起弄吧,正好你也順便教教我怎麼做。」

「今天我忘了三姐不在,從明天開始家裡的飯我能做就盡量做。」

趙紅梅看着突然要幫自己做飯的小閨女,眼睛裏瞬間流出了感動的淚水。

直看的林苒頭皮發麻。

果然芷丫頭說的對,苒苒被她慣壞了,就應該多鍛煉鍛煉,不然以後離開自己該怎麼辦呢!

張紅梅在心裏感慨。

幸好林苒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不然真的會無語死。

晚飯做的玉米糊糊和蒸窩窩頭,趙紅梅教的認真,林苒學的也認真。

母女二人之間氣氛很是和諧。

但這一幕落在林芷眼中簡直刺目極了,都是做兒女的,娘從來只對林苒好,可明明都是自己心疼她工作累,幫她做事的呀。

她又不甘心的湊過來教訓林苒,

「苒苒,你今天是不是罵翟天明了?」

「今天下午我和娘被李翠芬折騰了好幾次,」一想到這個,林芷就恨的不行,她還沒入職,就先得罪上級了。

苒苒怎麼這麼不懂事。

「我倒是沒什麼,可娘這麼大年紀了被人當眾指着鼻子罵,我看的心疼。」

林苒心煩,停下手裡的動作,

「你是想說我罵了翟天明影響你以後工作了吧。」果然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她剛才想着確實是自己理虧,沒主動做飯,就沒搭理林芷,不曾想她還沒完沒了了。

「今天早上,我可沒聽見你囑咐我做晚飯。」

「還有,你回來不問問我罵翟天明是不是因為受了什麼委屈,一心只想着我和翟天明吵架影響你之後工作吧。」

「還拿娘作筏子,簡直虛偽到了極點。」

林芷被戳中了肺管子,想說自己沒有,可心裏發虛,只能委委屈屈道:

「苒苒你怎麼能這麼想我,我都是為你好呀!」

「翟天明家裡可是有三個正式工呢,而且他娘還是車間組長,你嫁過去可是直接去享福了,還不用去下鄉。」

「你聽姐的,明天趕緊去道個歉,把翟天明哄好了,說不准他還願意娶你呢。」

林苒的肺都快被氣炸了,「你可閉嘴吧,就那樣一個長得賊拉像煤球罐子,自負的恨不得把他那雙綠豆眼頂上天上去的傻叉玩意兒,你竟然覺得他好?」

「那不如這樣,你去嫁給他,正好把工作留給我,這樣咱倆都滿意。」

林芷一聽這話立馬就急了,「那怎麼行,娘都答應把工作給我了。」

說著她看向趙紅梅,希望她支持一下自己,結果卻發現趙紅梅正一臉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看。

瞬間林芷就出了一身冷汗,她媽竟然真的在想林苒的提議。

一時之間她又心冷又害怕,丟下一句:「你不願意就算了,我去洗衣服。」

然後就回自己房間了。

還在想一會兒動手的時候要怎樣表現的不太兇悍的林苒看着林芷害怕的樣子沉默了。

她扭頭看看趙紅梅,趙紅梅立刻討好的朝她笑:「別聽你三姐的,翟天明配不上娘的心肝兒,咱不急,咱再慢慢找。」

這話說的沒毛病,林苒點點頭,繼續團吧手中的窩窩頭。

至於林芷剛才為啥一副見鬼的表情,可能是趙紅梅暗暗瞪她了吧。

躲進房間的林芷恨得咬牙切齒,什麼都是苒苒的,什麼都是苒苒對,她娘心裏就只有林苒,她為什麼會有這樣偏心的娘。

可她只能把委屈都壓在心底,一想到自己夢裡的悲慘結局,林芷就止不住的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