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都別圍着,我是治安隊的。」

唰!

林苒面前瞬間開出一條道。

她清清嗓子,不客氣的走上前去。

「都怎麼回事,大庭廣眾之下鬧什麼鬧。」

「都女孩子家家的,怎麼能拉拉扯扯呢?」應該直接上手,林苒在心裏叭叭。

「你真是治安隊的?」叫吳麗麗的女人一臉懷疑的看向她。

林苒一揚脖子:「當然,誰閑着沒事兒敢冒充治安隊的呀。」

目睹全程的小劉一臉震驚:「這女的臉皮真厚。」

兩個爭執的女人似乎相信了林苒的說辭,拿包的白小蓮立馬委屈道:「保安同志,她冤枉我,她想搶走我家親戚給我寄的東西。」

被叫保安的林苒:你有點小冒昧呀!

「你放屁,那是我爹娘省吃儉用給我寄過來的。」吳麗麗一聽她這麼說,立刻紅了眼。

「麗麗,你怎麼這樣,你不就是羨慕我有親戚給寄吃的嗎?」

「你想吃我給你就是了,可你現在這樣誣陷我,還想把我親戚省吃儉用給我寄的東西都吞了,你簡直壞透了!」

說著,白小蓮竟然嗚嗚嗚的哭了起來,比之前林芷哭的還要惹人疼愛些。

不等林苒說話,立刻就有男人心軟了,

「你自己沒個有錢的親戚,怎麼就想把別人的佔為己有,心眼兒咋這麼壞呢。」

「對啊,對啊。」其他人也不嫌事大的開始討伐吳麗麗。

吳麗麗見大家都相信了白小蓮,又氣又急,白小蓮則心裏得意洋洋。

「都閉嘴。」林苒大喝一聲,

「你們是治安隊的,還是我是啊。吵吵什麼吵吵,證據都沒拿出來,她說是她的就是是了?萬一她騙人呢?那我們不是就助紂為虐了。」

見人群都安靜下來,林苒看向事件的兩個當事人。

「把你們各自的證據都拿出來吧。」

白小蓮搶先開口:「這包東西是我劉叔給我送來的,根本就不是她爸爸送的,她爸爸姓吳。」

「你……」吳麗麗聞言有苦說不出,她家裡情況特殊,這包是她爹用別人的名字寄過來的,沒想到竟叫白小蓮鑽了空子。

吳麗麗幾乎都要絕望了。

林苒沒聽信白小蓮的一面之詞。

她看吳麗麗一副想說又說不出口的樣子就猜肯定有內情。

她意有所指道:「既然你們都說是自己的,那一定知道裏面都寄了些什麼東西吧!」

「不如各自說出來好叫大家開開眼。」

吳麗麗聞言眼睛再次亮起來,她剛想開口,林苒就打斷了她。

林苒指指白小蓮:「你先說。」

白小蓮聞言臉色變了變,她還想先看看吳麗麗說什麼,然後自己也跟着說呢。她神情有些慌張:「你憑什麼要求我打開自己的私人用品,你這是侵犯我的權利。」

呦呵!這小白蓮花還懂得不少。

不過林苒不吃她這一套,她直接反向道德綁架:「家人們,這女的有問題啊!」

「你們說她這麼遮遮掩掩的幹什麼,我們都是好同志,還能搶了她的東西不成?」

此言一出,立馬得到了大傢伙兒的認可。

「就是就是,你說一下裏面有啥,要是真對上了,一會兒我們一起護送你回家,我們可都是助人為樂的好人。」

林苒一臉讚賞的看看說話的大媽,這年代的人真熱情啊!

白小蓮見狀,只能支支吾吾道:「裏面就一些吃的,還有布料什麼的。」

她剛剛摸到了軟軟的一塔,可能裏面還卷着其它的。

林苒立馬嚴肅的問:「吃的具體是什麼吃的,布又是什麼色的布,白小蓮同志,請你交代清楚,不要含含糊糊,影響公務人員查案。」

白小蓮氣的咬碎一嘴銀牙,都怪這個治安隊的多管閑事。

可她說不清,只能胡亂說幾個,現在她就賭吳麗麗也不知道她家究竟寄了什麼,畢竟之前幾次她都不知道。

但很顯然她的希望落空了。

吳麗麗見林苒示意自己開口,立刻大聲道:「我知道裏面是什麼。」

「我是紅旗大隊水域村的知青,這包是前段時間我爹托他的朋友給我寄的。」

「裏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布料,裏面是我媽給我做的新衣服,一套藍色的讓下地干農活的時候穿,另一套是方格的,日常穿。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糖,兩個罐頭和一罐麥乳精。」

「嚯!」麥乳精哎,這年代的高檔品,大小姐林苒表示自己沒見過。

周圍人也都眼熱的望着那包東西。

「安保同志,快打開讓我們看看到底有沒有麥乳精,看看她們誰撒謊了。」

其實現在東西是誰的大傢伙兒已經都明了了,就是單純的想看看40塊(查到七零年的是40塊,七五年的沒查到)一罐的麥乳精長啥樣。

這東西一般縣裡的供銷社都沒有,想要得到省城去買。

林苒伸手拿包,白小蓮死抓着不放,吳麗麗見狀上前狠狠的掰開她的手。

林苒席地打開大包,最外層包着吳麗麗所說的藍色工作服和方格小外套,外套裏面卷着一袋話梅糖、兩個黃桃罐頭以及那罐昂貴的麥乳精。

「對對對,麥乳精就長這樣,我之前在省城的百貨大樓里見過。」一個瘦高的小夥子高聲說道。

眾人聞言都向他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小夥子的腰杆子瞬間挺直,眼裡滿滿的驕傲。

白小蓮見大傢伙兒沒注意到她,就想悄悄離去。

先開頭說要送她們回去的熱心大媽擋住她的去路。

「哎呀!你不會是想跑吧。」

眾人立刻警覺了起來。

「真是這女的偷別人東西啊,她還顛倒黑白,真壞呀!」

大媽安慰吳麗麗:「丫頭別怕,大娘送你回家,絕不讓壞分子動你一根手指頭。」

說完還嫌棄的瞪了一眼白小蓮。

其他人見狀也都反應過來,這可是做好事啊,一夥兒人紛紛表示自己也一起去。

還有人嚷嚷着應該把白小蓮押回村裡交給她們大隊的好好教育一番。

白小蓮聞言害怕的渾身發顫,她不停的請求大傢伙兒放過她,但那怎麼可能,堅決不能放過壞分子。

「保安同志,你去不去呀?」

大娘好心的詢問林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