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夜總會頂樓,熟悉的會議室。
柳寧坐在正中間的沙發上,而我再不是那個沒有座位的新來小子,這次的我坐在了老黑的位置,變成了公司內真正的小首領。
老黑已經殘廢,腦子也有點壞了,這都要歸功於我那天出於「穩妥」補的幾腳。
聽說老黑醒了以後一直說胡話,滿嘴叫着「星星亮了,星星滅了。」我聽了這話嘿嘿一笑,想着應該是那天我踹他的時候,腦袋裡的星星吧!
柳姐去看他的時候他也一直說這兩句話,柳姐對他說,你還惦記着什麼星星呢?你的位子都被人佔了!
老黑卻像個傻子一樣,呵呵的流着口水沖她笑。
柳姐後來就再也沒有去過,給醫院付了一筆錢讓他在那裡好好調養。
如果你問我,就這樣毀了一個人會不會後悔?我一定會堅定地告訴你,我尤嫌不足!這樣作惡多端的人,如果還想有一個善終,那之前被他還害過的人該有那麼不甘!
柳寧淡淡開口,一如她以往的胸有成竹的樣子,「今天把各位聚到這裡的原因,想必各位都已經知道了。」
她看了我一眼,我隨即起身。
「我的私人助理,陳硯初。剛來的時候,有很多人都以為我是瞎了眼,但是這次的事情,足以證明陳硯初是一個有勇有謀的人才。」
被人這樣當眾誇獎,我竟有點臉紅。拍馬屁道:「都是柳姐領導的好。」
會議室內的十幾個中層看我的眼神明顯也發生改變,恭維話層出不窮。
「柳姐的眼光自然是最棒ʝƨɢ的!」
「是啊是啊!我早就看出來李助不是等閑之輩了!」
……
柳寧微微一笑,抬抬手。房間內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我就直說了,從今天開始李助除了會把老黑手下的人接過去,老黑手下的生意也都會交給李助打理。」
張經理沖我說道:「老黑手下的資產不少,可見柳姐有那麼看重你,你可別讓她失望啊。」
我有些驚訝,之前早就聽說卧龍公司涉及的業務不少,不僅有很多**、販人倉庫,還有一些正經的商業,包括酒吧、洗浴之類的。
老黑手下的店雖然不多,但是從他的用度來看,一年的分成保底也有個幾百萬!
這可真是天上掉餡餅了。
我禮貌地點點頭,對着柳姐道:「柳姐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只是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柳寧眯眸看我,眼神中有種讓人琢磨不透的深邃,「說。」
「我房間的王珊,一直閑着,不知道柳姐能不能給她安排一個差事?」我試探着說道。
但是之所以幫她要差事而不是要一個單獨的房間,是因為讓她和我住在一個房間是柳寧的意思,我自然也懂她的用意。如果讓王珊單獨出去住,現在的情況柳寧雖然不會拒絕,但是難免會對我心存不滿。
給王珊安排差事就不同了,不僅可以讓她在公司真正落腳,更是防備那些對她還有歹心的人。
果然,柳寧先是一怔,然後語氣輕鬆地說:「這樣的小事還來問我?你現在手下的產業不少,讓她當個店長什麼的就好了!」
我喜形於色,沖柳寧微微欠身,恭恭敬敬的說道:「謝謝柳姐!」
回到房間,王珊笑意盈盈的迎上來,我往裡一看,洗腳水都倒好了。
我一時有點少爺的感覺,想想自己離開A市的家以後就再也沒被人這麼照顧過了。
心裏不禁升起一股暖意,又想起上次對她的拒絕。她的性格就是這樣,雖然心裏在意,但是還是一心一意的對我。
我瞬間對她有點愛憐,對着她說道:「你自己多歇歇,這種事情以後我自己來就好了。」
王珊將手裡的毛巾遞過來,搖搖頭道:「快擦擦汗吧,你這麼辛苦,我又沒事,照顧你是應該的。」
我有些得意地看她,她不知道我已經在柳寧那裡幫她求了差事。
直直的目光讓她有些害羞,將頭低下去,「怎麼了?」
「誰說你沒事幹了?」
她詫異地眨眨眼,「你…..」
「我已經徵得柳姐同意,老黑手下的產業現在都是我的,你想做些什麼,我可以給你安排。」我悠閑地往沙發上一靠。
說實話,被拐到這裡這麼長時間,我第一次有了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王珊顯然不敢相信,震驚的睜大了眼睛,「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了。」
她欣喜之餘又垂眸,「我知道這些來的不容易,上次的事我聽說了,你是用命搏出來的。」
我看着她的眼眸微微閃爍了一下,不知道我這些天在外面的時候,她是如何在這間小小的房間里為我擔心。
「沒事,以後沒什麼事情,我就選個舒服的店鋪里待着。」
我拿出柳寧臨走時給我留下的店鋪冊子,「選一選,你想在哪工作?我覺得這個酒吧不錯,還是這間咖啡廳…..」
我翻着冊子,王珊卻一直在搖頭,直到翻到一家**,我正要掀過去,誰知王珊這時候竟攔住了我,「我想去這裡。」
「什麼?你知不知道這種地方是……」我正要解釋。
她卻打斷了我,「我知道。」眼神堅定。
我盯着她看了一會,知道她是想闖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成為像柳寧那樣的女中豪傑,但是**這種地方對於女孩子來說還是太危險了。
「不行!」
王珊拉住我的手,「李哥,求求你。這些天以來,你把我保護得很好,但是我不想一直過這種像金絲雀一樣的日子,我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為你做點什麼。你就讓我鍛煉鍛煉吧?」
她的眼神純粹,又透着一絲可憐。我看着她,心跳的節奏都漏了一拍,最終我妥協了,「好吧,你可以去,但是先學習一些防身技巧。」
她的眼神一下子變得閃亮起來,「好!」
那種鮮活的樣子,是我這些天以來第一次在她的臉上看見,不禁又想起了那個遠在天邊的人。
「好,你先休息吧,明天我帶你去公司的訓練室練習。」
說完我便快步走出了房間。
來到天台,從兜里拿出一顆香煙點燃,煙霧騰起。是的,我承認,王珊來到我身邊之後,我心裏的那個人沒有一刻不往我的心裏鑽。
我離開國內已經有一個多月,高考成績肯定已經出來了。不知道沈沅芷考得怎麼樣?
還有顧深,我不在的這段日子,他們兩個會不會已經在一起了?想到這裡,我瞬間心亂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