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可恨他當時和王錚還沒有熟到可以隨性的地步,只能勉強壓着性子,換了個背對他的姿勢。
「要不要兄弟我,幫你指條明路?」
見他沒有反應,王錚也不惱,笑嘻嘻地攤開手裡的《細胞生物學》,一邊看一邊掐着時間。
果然,才看了一段,就聽見楊遠咬牙切齒地擠出一句,「什麼明路?」
王錚抬書擋住憋笑的嘴角,偏偏還想拿嬌,不肯立刻搭理楊遠。
直到楊遠又問了一句,王錚才從書中抬起頭,「不好意思,剛才看書看得入了神。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見。」
楊遠就沒見過這麼「欠揍」的人,氣憤地指出,「你書都拿反了,能看得進去什麼?」
王錚也不惱,得意地說,「你不懂,我在看戲,這齣戲的名字呀,就叫做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楊遠知道,王錚是在笑話他是那條願者上鉤的魚呢,但既然已經「咬了鉤」,他也只能忍着。
王錚本來也不是想要捉弄楊遠,只是覺得楊遠這個人被人捧得太神化了,總讓人想要打碎了瞧瞧。眼見玩笑話開得也差不多了,對方的忍耐度估摸着也到頂了,便鬆了口。
「我們班有個溫棠棠你認識吧?」
「嗯?」楊遠不解,他聽過這個名字,但卻不太記得起這個人。
看着楊遠的眼神,王錚就知道他和溫棠棠同學三年,肯定連人家的臉都沒認全。
這也難免,楊遠這長相,就跟捅了女生窩似的,凡是見過他的,沒有不喜歡的。以至於他看到女生,就退避三舍,唯恐讓人給黏上。
王錚以前就在想,楊遠以後要是有對象,那對象鐵定心寬呀。除了她,楊遠是哪個女生都不帶看一眼的。
直到楊遠看了閆國忠三年都不知道主動去說一句話,王錚才知道,楊遠能不能有對象,那還真不一定呢,真是白瞎了老天賞飯的這張臉。
王錚嘆氣,「溫棠棠和閆國忠她們倆是姐妹,這事你不知道吧?」
楊遠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閆國忠的出生。知道了她和溫棠棠、閆國忠都是孤兒,從小一起在幸福孤兒院長大,三個人可以說是相依為命。他才知道那個總是和她坐在一起吃飯的男生,和她一起上課下課泡圖書館的男生,原來不是她的男朋友,而是她的哥哥。
後來,在王錚的幫助下,他和溫棠棠成了朋友,之後,也順利地結識了閆國忠……
閆國忠站在寢室的陽台上,視線不期然地落在了寢室樓底下楊遠的身上。
他怎麼還沒走?
閆國忠的心,驟然狂跳起來。
她俯下身子,想要看的更清楚一點,恰在這時,楊遠也仰頭朝着她的這個方向看了過來。陽光下,兩個人遙遙相望。
她以為楊遠會再次移開視線,但這一次,他出乎意料地伸出了手,朝她揮了揮手。
那一瞬間,閆國忠似乎穿回了8號的那天晚上,楊遠忽然伸手擁抱她的那一刻。她回到寢室後,他也站在那棵桂花樹下,衝著她揮手,讓她早點休息……
如果不是因為桂花樹下楊遠的左手還打着石膏,她甚至以為下面的人是那個來自未來的楊遠。
她忽然想起他今天居然一整天都沒給她發過一條信息。
閆國忠不死心地掏出手機翻到和他的聊天界面。
就是一條信息也沒有。
她忽然就有些生氣,他昨天做了那麼傷人的事情,今天還直接消失了……就算是普通朋友,他也應該關心一下她的動態和安全吧?
閆國忠不知道自己哪裡起了較勁的心理,發誓自己絕對不會主動給他發信息。她倒要看看,他能忍到什麼時候!
===
閆國忠的這一個下午過得都特別不得勁,用她室友的話形容,就是「椅子底下是有火在燒嗎」,坐立不安的。
大概五點半,溫鑫還在收集徐鐳的信息,閆國忠反正也看不進去書,索性自告奮勇幫他帶飯,節約他的時間。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學校門口的人特別多,她和溫棠棠等了好久,才吃上飯。等吃完了飯,老闆才說忘了炒她們要打包的那份了,以至於她們不得不又等了二十多分鐘。
等兩人回去,都已經六點半了,溫鑫都發了三次「餓死了」。
溫棠棠晚上有課,所以中途轉去了教室。
閆國忠一個人去給溫鑫送飯,才走到溫鑫的寢室樓下,溫鑫的急吼吼的下來了,一看到閆國忠就問,「你昨天在醫院的那個朋友呢?快給他打電話!」
「怎麼了?」閆國忠一頭霧水地被溫鑫推搡着翻出手機,「要幹什麼呀?」
「讓他快離開醫院!徐鐳要殺他滅口!」
「啪——」閆國忠手中的飯摔在地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因為閆國忠希望能在明天之前拿到關於徐鐳的通訊記錄,所以溫鑫這一整天都在篩選徐鐳電腦傳過來的數據。
徐鐳社交軟件上的人很多,部分是智慧生物科技公司的同事,還有各個高校的教授。溫鑫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整理。
因為之前閆國忠和他說過揣測林正峰與智慧生物科技公司關係的緣故,所以剛開始他將重點排查的對象放在了徐鐳的同事身上。
雖然有整理出一些看似可疑的信息,但並沒有明確到可以直白地證明徐鐳與此事有關的內容。
直到剛才,他發現徐鐳正在實時與一個微信名「A」的人聊天。
A:他好像發現我給他下安眠藥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