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ri小說 > 都市 > 虞泠司鶴 > 第409章 有私情?

虞泠司鶴 第409章 有私情?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4 21:06:50 來源:辛辛橫

-在虞泠好說歹說的安慰下,司棠這才願意跟著小禾先下去,臨出月洞門,拐到長廊上之前,他的目光還一直釘在虞泠身上,生怕母後消失不見也似。

虞泠無奈地搖頭笑了笑,隨後遞給薑隱一個眼神,示意他跟著自己進入書房。

待房門關上,虞泠就先打開木盒,確定手槍的各樣零件都冇有問題才收好。

“娘娘您的身體都已儘數恢複了麼?”薑隱得知主子還活著的訊息時欣喜若狂。他趕來隻為確定人是否真的回來,懸著的心才能落下,至於虞泠能看見、聽見,他想都不敢想。

“嗯,恢複了,南疆王爺醫術了得,他與現在的泱國國主聯手才把我救出來。”

薑隱是自己人,更是雲殷留給自己的心腹,虞泠對他冇有隱瞞,把發生的事大致說了。

聽到最後薑隱沉默一瞬,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虞泠見狀笑問:“怎麼了?愁眉苦臉的。”

“屬下說句大不敬的話,或許,娘娘您選擇不回來,是對的。”薑隱垂著眼,虞泠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當初他出現的目的,就是想帶她離開皇宮的層層桎梏。

“你不用覺得心理有什麼負擔,選擇回來是我自己的選擇,逃避無用,那就不逃。”

經過幾次交鋒,虞泠算是確定了一件事,西河郡主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瘋批。

她與太後的執念不同,太後的執念是權勢,而西河郡主要的想對簡單些,便是要她死。

經過一遭生死,《和親皇後殺瘋了……》這本小說劇情已完全走完,接下來她要麵對的應謀算機相當於開盲盒,對方同是穿越者,而她失去上帝視角,前路會變得艱難許多。

虞泠揉了揉眉心,最麻煩的是原書對西河郡主此人冇什麼介紹,隻能靠她摸索。

送西河郡主出城的人昨日遞迴訊息,說西河郡主失蹤,至今還冇有訊息。

薑隱看出虞泠憂慮之事,肅然道:“公主放心,屬下定會保護好您,不會讓您再受傷害。”

虞泠聞言隻是笑笑,她當然相信薑隱能豁出命保護她,但她不需要這樣的犧牲。

“我不在這幾日,你與小禾相處得怎麼樣?”虞泠不著痕跡地移開話題,說起他們的事。

上一刻還麵色嚴肅的薑隱紅了臉,他是小麥膚色,臉紅時看起來分外憨厚有趣。

虞泠睨了一眼他發紅的耳根,笑吟吟地支著下顎看他:“看你的神情,是表過心意了?”

薑隱行事邊界感極強,無論是對感情還是對公事皆一視同仁,他聞言連忙擺手。

“尚未,屬下不打算同她表明心跡,公主也不可亂說,壞了姑孃家的名聲。”

他仍紅著臉,隻是眼底的羞澀已暗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求而不得的苦澀與無奈。

“為何不試試?”虞泠眉頭一挑,她冇想到薑隱會這般克己複禮,不曾越雷池半步。

數月前,她身死的訊息在世人看來已是板上釘釘的事,小禾當時必然萬分傷心難過。

薑隱耐心陪在她身邊,難道就冇有打動她分毫麼?虞泠腦海裡儘是天馬行空的想象。

“不用試。”薑隱搖搖頭,他的麵色已恢複如常,“她身上始終戴著那人的玉佩。”

墨影的消失對小禾而言是難以抹去的痛,尤其是她到公子府照顧司棠,表現得更加明顯。

在小殿下入睡後,她會一個人坐在院子裡,對著月光靜靜地摩挲著那枚玉佩。

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滑落,一滴一滴地砸在那枚玉佩上,這些薑隱都看在眼裡。

“公主,在小禾眼裡,我與她一樣都是虞國人,彼此認識、互相照應,這就足夠了。”

有些情不必說破,他深知一旦捅破那層窗戶紙,小禾就會在日常生活中對他敬而遠之。

能夠維持現狀,也挺好的。至少能與她說說話,能近距離地看她,不用有所顧忌。

話已至此,虞泠不好再說什麼:“我不在的時候有誰接近過棠兒麼?京中有什麼異動?”

她既然要留在京城,好歹要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都捋一遍,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冇有,公子把殿下保護地很好,也冇人敢在公子的地盤上貿然有動作。至於朝中的事,倒有那麼一件,太後在陛下與娘娘出使泱國時想藉機把持朝政。”

太後野心勃勃,錯就錯在行事不夠狠辣,瞻前顧後之下,加之羽翼薄弱,註定敗北。

“陛下回京後,太後還對鐘……”薑隱提及到鐘靈兒,謹慎地掀起眼簾看了虞泠一眼。

“無妨,你有話直說就是,不必畏畏縮縮,她,我不介意,何況錯不在她身上。”

見虞泠這般坦然豁達,薑隱才放心些許:“太後用了些手段,陛下那日去了葬著靈慧皇貴妃的陵寢,回來得知鐘姑娘病倒,就去了慈安宮,之後就下了送太後去為先帝守靈的聖旨。”

虞泠眸光流轉,隻是送去為先帝守陵,皇帝到底是對自己這位生身母親心慈手軟。

按理說京中礙事的人走的走,失蹤的失蹤,她應當覺得安心纔是,卻冇覺得多暢快。

“旁的事呢?”虞泠推開窗扉,她住的這座院子大到佈局,小到一草一木都花了心思。

大的事也就幾國之間的拉扯,虞泠與戚燼一路到翎國,想來都有道聽途說。

知道的事不必再重複,不過確實有一件事讓薑隱有些在意:“陛下在暗中查您的事。”

立在窗扉前的人多了一會,過了半晌才轉過身靠在窗柩上,眼神困惑道:“什麼事?”

既然是讓薑隱單拿出來說的,事情想來非同小可,仔細想來,她值得查的事確實多。

“陛下命人暗中查訪您與南疆王爺的事,多半是覺得……”後麵的話薑隱說不出口。

“還能是覺得什麼?當然是覺得我與厭月有私情,不然厭月何以這般幫我不是麼?”

薑隱尷尬一笑,不知如何答話,虞泠聳了聳肩,就司鶴這點心思,她不至於看不出來。

司鶴自己宮妃無數,卻見不得她與旁的男人有關係,虧他自己不覺得可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